北京市馬丹洋律師, 聯系手機:13910939866
北京市馬丹洋律師, 聯系手機:13910939866

捉奸拍照所得證據是否合法

作者:馬丹洋律師  來源:北京離婚律師網  時間:2014-04-27 21:06:16

分享到:
案情:
  張女的丈夫王某與李女之間有婚外同居關系,并因此逐漸導致夫妻感情惡化,張女無奈欲起訴與王某離婚,并依據婚姻法規定向王某索賠精神損失。但張女一直苦于搜集不到王某與李女有婚外同居關系的證據。某日中午,張女假稱到外地出差,當晚回家發現王某與李女一起睡在自己家的床上,當即拍了照。
  事后張女向法院起訴,請求判令其與王某離婚,并要求王某賠償自己因丈夫有外遇所受到的精神損失一萬元。王某同意離婚,稱已與李女認識一年多時間,但否認其與李女之間有婚外同居關系,并稱張女捉奸拍照取得的證據不具有合法性,不應作為認定其與李女有婚外同居關系的事實依據。
  一審法院經審理后認為,雙方均稱夫妻感情確已破裂,均要求離婚,依法應予準許。張女為保護自己的合法權益,在家中通過拍下丈夫與他人同居照片的方式取證,屬合法行為,該證據應認定有效,因王某已與李女認識一年多時間,綜合全案的審理過程,可以認定王某與李女有婚外同居關系。現王某與他人同居導致雙方離婚,張女作為無過錯一方向王某索賠其因此所受到的精神損失,該訴訟請求具有法律依據,依法應予支持。
  據此法院依照本案的具體案情,依法判決準予張女與王某離婚,王某同時賠償張女精神損失八千元。一審宣判后,王某以捉奸拍照方式取得的證據不具有合法性,其不應賠償張女的精神損失為由提起上訴,二審法院判決駁回其上訴,維持原判。
  評析:
  本案審理的焦點問題在于張女通過捉奸拍照方式取得的證據是否具有合法性,能否作為本案的定案依據。實質上也就是張女私人取證方面的利益和其丈夫的隱私利益發生了沖突,法律優先保護哪一個權利的問題。
  為保護夫妻雙方中無過錯一方的合法權益,遏止和處罰近年來社會上出現的“包二奶”、養情人等違反一夫一妻制的行為,我國婚姻法在200x年4月28日修改時明確規定“禁止有配偶者與他人同居”,規定因此導致夫妻感情破裂的,應準予離婚,同時無過錯方可以此為由向過錯方請求損害賠償。對“有配偶者與他人同居”行為的認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一)》(200x年12月27日公布施行)第二條進行了界定,規定為“是指有配偶者與婚外異性,不以夫妻名義,持續、穩定地共同居住”的行為。由于此類案件中受害方對過錯方“與他人同居”的事實負有舉證責任,而過錯方出于拒絕賠償、畏于社會輿論的壓力等因素的考慮往往會對此予以否認,實踐中當事人能否切實拿起法律武器保護自己的合法權益,也就取決于當事人能否向法院提供證明自己主張事實成立的證據。
  在現代法治國家里,作為法院定案依據的證據必須具有合法性,即證據要在表現形式、收集程序或提取方法上符合法律的規定。以侵害他人合法權益或者違反法律禁止性規定的方法取得的證據,如故意違反社會公共利益和社會公德侵害他人隱私,或者是使用竊聽手段取得的證據,就不具有合法性,不能作為認定案件事實的依據。而隱私權是公民享有的對其個人的、與公共利益無關的個人信息、私人活動和私有領域進行具體支配的具體人格權。公民有權對自己的隱私進行隱瞞、自我利用,不為人所知,維護自己的隱私不受他人的侵犯,有權按照自己的意愿進行支配,如可以公開部分隱私,準許他人利用自己的隱私。
  毫無疑問,公民的性生活屬于個人的私人活動,是個人隱私的一部分內容,他人對公民的性生活不得進行刺探、調查、窺視、擅自公布、非法利用等行為,否則構成對公民隱私權的侵犯,屬于違法行為,受害人有權要求侵權人承擔停止侵害、消除影響、賠禮道歉、賠償損失等民事責任,依法保護自己的隱私權。那么本案張女為保護自己的合法權益,向法院提供其在家中拍下丈夫與他人睡在自己床上的照片,這種行為有沒有侵害其丈夫隱私權,是否符合法律規定呢?
  侵害他人隱私權的行為屬于一般侵權行為,行為人承擔侵權行為責任的條件是:行為人主觀上有過錯,實施了違法行為,并因此導致他人的財產或精神受到了損害
  就本案而言,首先,張女捉奸拍照的主觀目的在于保護自己的合法權益,并非意在侮辱、傷害對方。其次,該行為也沒有違法,因為張女作為王某的妻子,有權知道其配偶與他人有不正當男女關系的事實,有權收集與該事實有關的相關證據。張女原來一直苦于搜集不到王某與李女有婚外同居關系的證據,為保護自己的權利,在情況緊迫而又不能及時請求公安等國家機關予以救助的情況下,張女進入自己家中,對睡在自己床上的丈夫及李某進行拍照,該行為既沒有侵害他人的人格尊嚴,也未限制他人的人身自由,并未違反法律的禁止性規定,而是一種對他人人身施加的為法律或社會公德所認可的強制行為。
  事后張女也未將照片進行惡意公布、流傳,只是提供給法院用作主張自己權利的事實根據。因此張女捉奸拍照的行為是其丈夫違反夫妻忠實義務而付出的必要代價。雖然此時張女取證的權利與其丈夫的隱私權發生了沖突,但綜合上述原因,并基于家庭倫理道德的考慮,此時張女私人取證方面的利益應優先于其丈夫(甚至包括婚外同居的李某)的隱私利益,法律應優先對張女的私人取證利益加以保護,法院依法認定該證據有效并保護了張女的合法權益是正確的。
  當然,如果本案張女丈夫與李某的同居行為發生在賓館或李某家等張女家里以外的場所,則此時張女的私人取證利益就會小于其丈夫(包括李某)的隱私利益,張女只能向公安機關報案,通過公安機關行使行政管理權力來保護自己的合法權益,其闖入賓館或李某家中捉奸拍照的證據就不具有合法性了,不能作為法院定案的根據。
 
广东11选5今天开奖